伽大肋納

weibo@伽大肋納
聖殿騎士團|馬爾他騎士團|中世紀|陰謀論50%|俄羅斯|美好時代|前哥倫布美洲
主食醫聖 法國單人 Bisque doll愛好者
唔食任何推銷 多謝合作👳

巴黎圣殿相关资料

抽出时间翻译了维基百科的一部分资料,以及从书和纪录片中收集了一些有关巴黎圣殿的资料,整理一下。
翻译有误希望指出,谢谢!

1.来自Wikipeadia词条TempleParis

圣殿广场【Square du Temple】是位于法国巴黎第三区的一个公园,建成于1857年。它是奥斯曼男爵【Georges-Eugène Haussmann】与让·阿尔方德【Jean-Charles Adolphe Alphand】计划并创建的二十四个城市广场的其中一个。广场中还有一个曾为圣殿骑士团所有的中世纪堡垒遗址,名为巴黎圣殿TempleParis】,堡垒的一部分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用作关押犯人的监狱,1808年因巴黎大改造而被拆除。

History

Knights Templar
圣殿骑士团于12世纪早期成立,骑士们在巴黎马莱区首次建成一个坚固堡垒,即旧圣殿【Vieux Temple】,而到了十三世纪,他们又于原圣殿旧址上新建了一座堡垒来作为骑士团的欧洲总部。起初它是作为许多对骑士团的正常运行十分重要的建筑——包括一座教堂,一座被称为高塔的巨型炮台【Grosse Tour】和一座被称为凯撒塔的小型塔楼——中的主角。塔楼们所在地的地图被画在了位于尤金斯普勒街【rue Eugene Spuller】的市政厅前的地板上。
巴黎圣殿的大铁门即使在主建筑被拆除后仍留存于世,现保存在巴黎文森城堡中。由于雷蒙·杜·坦博尔,文森城堡曾被推测是因受到邻近的圣殿骑士堡垒的启发而建造的①

French Revolution
巴黎圣殿之所以闻名,还因为它曾关押过法国大革命时期被捕入狱的皇室成员。被监禁于圣殿中的皇室成员名单如下:

国王路易十六,1792年8月13日至1793年9月21日,后被送至革命广场处刑。
玛丽·安托内瓦特,1792年8月13日至1793年8月1日,后被送至巴黎裁判所附属监狱处刑。②
伊丽莎白夫人,在1794年5月9日被带至附属监狱时在塔中曾被监禁21个月,第二天被处刑。
路易十七,从1792年8月13日直到他因肺结核死于1795年6月8日,年仅十岁。
玛丽·特蕾莎公主,在塔中被监禁了三年零四个月,后被驱逐出境。

Demolition
1808年,巴黎圣殿早已成为保皇党们的地下圣地,于是拿破仑皇帝在大改造中计划将其拆除,拆除时间持续两年。而后根据拿破仑三世的命令,其剩余部分于1860年左右被全部拆除。

Today
如今的巴黎圣殿旧址上已建起一个以其为名的地铁站,以及圣殿市场【Carreau du Temple 】和第三区高等法院。圣殿广场中建有一座凉亭,儿童公园,公共草坪,还有一座其建筑石料来自枫丹白露森林的带有人工池塘的瀑布。公园中有两座雕像,一座是代表作曲家皮埃尔·德·贝朗热【Pierre-Jean de Béranger】,生前居住在一条不久后以他命名的街道附近。另一座则是记上“At B. Wilhelm founder 1781-1842 The Orphéon French”的半身像,其下面是一个头像和一行字,“ To Eugene Delaporte propagator 1818-1886 ”。

①The heavy doors of the Grosse Tour still exist and are kept at Château de Vincennes whose great keep, attributed to Raymond du Temple, is speculated to have been inspired by the nearby Templar fortress.

Marie Antoinette, from 13 August 1792 to 1 August 1793 in the Temple's tower. She was then brought to the Conciergerie, from where she eventually was also taken to the guillotine.

③Another statue is made of a bust on a pedestal, which is registered "At B. Wilhelm founder 1781-1842 The Orphéon French", above a medallion portrait and the text" To Eugene Delaporte propagator 1818-1886 ".

2.来自《巴黎秘史》——安德鲁·哈塞 著 邢利娜 译

捣毁圣殿骑士团神庙 节选

至少对于13世纪的大部分普通市民来说,最大的罪犯就是国王本人。到了1300年,“美男子菲利普”任意妄为,凶恶残暴,腐化奢侈,早已扰乱巴黎的经济稳定。随后他又打乱了城里微妙的政治权利平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过去100年内一直占据城外一处地方的圣殿骑士团,也就是如今马莱东部的一块地方,这让局势变得更加糟糕。
这种基本上封闭的环境,以这种或那种形式一直持续到1820年,到那个时候,最后的一些痕迹才在奔向现代化的冲刺中被抹去。在马莱区北端的圣殿广场,依然能够看到这个巨大圆形广场的城堡主塔遗迹,而这个地方本身的位置也大致相当于如今圣殿街【1235年最初是军事圣殿路】,布列塔尼街和庇卡底街之间的地方。圣殿骑士11世纪时曾居住在这里,他们在这里建造了一座避难所和医院,救治东征回来的受伤的或穷困的僧兵。到12世纪,经王室批准,诺维圣殿庄园——最终扩展到今天的梅尼尔蒙当和夏龙纳的一处巨大处所,并在过去数年里已成长为一个重要的学术和文化中心,有效地形成了一座对巴黎形成竞争之势的城市。骑士们还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到13世纪后半期,这些财富吸引了一些怀有觊觎之心的外人的高度关注。

进入“索达迪克”地带 节选

又过了200年,圣殿骑士团寺庙仍然与骑士团离开时一样,尽管城市已扩展到它周围。其主塔楼偶尔被用做监狱,但大部分建筑还是像以前一样被用作做祈祷或经商,而耕地–有时被称作马莱【沼泽地】,仍然欣欣向荣。到了16、17世纪,圣殿成了三种人的容身之地——贵族、工匠和债务人,这些人利用它的地位【骑士们在13世纪赢得的】逃避税务。圣殿此时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堕落之地,基督教伦理道德在这里一钱不值,传言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纵欲、暴食和酗酒。
一个世纪后,1712年,哲学家和美食家、拉伯雷的信徒和浪荡不羁的双性恋者菲利普·德·旺多姆宣称,圣殿是全世界伊壁鸠鲁精神学说的中心,这让那些讨厌其居民,并怀疑他们密谋反对巴黎的人更加反感这个地方。这一时期非常流行一句谚语:像个圣殿骑士一样喝酒,巴黎人讲这句话时往往都带着厌恶唾弃的表情。
在1982年的小说《战斗后的景观》中,西班牙作家胡安·戈伊蒂索洛把如今叫圣殿和勒桑蒂埃的街区的北部边缘地区和拉森提尔地区称为“索达迪克区域”,该词是英国探险家理查德·伯顿爵士创造出来的,用以描述同性恋蔚然成风的地中海南部和东部地区。

1662年,也在此地,诗人克洛德·勒·佩蒂在他的《巴黎讽刺诗》里,赞扬了骑士团敢于蔑视上帝律法,忠于自己所见的一个更纯洁的世界的精神。不就佩蒂就因散布无神论思想而被处以绞刑。在街对面,圣殿区前居民们特有的荒淫传统仍然存留在周边的圣殿街、圣克鲁瓦·德·拉布雷东内里街、维埃耶·迪·当普勒街和坏小子街。正是在这里,全世界和巴黎的同性恋者聚集到一起,形成了一种世界性的但又封闭的兄弟情谊,很明显,他们的恋爱和信仰方式只属于这里,而不是这座城市的任何其他地方,这里成为他们的大本营。

3.来自纪录片《巴黎的变迁之路–王国之都》

“圣殿在巴黎形成一个真正的堡垒,可惜的是圣殿早已荡然无存,除了圣殿区这个名字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圣殿骑士团同时也是银行家,巴黎人都知道法国国王把大部分财产交由圣殿收藏以确保安全。”
“在设有防御设施的围墙中心,耸立着高大的主塔,极富威慑力。圣殿是巴黎中心的国中之国,首都即将重新恢复活力。”

在这里想推荐一下《巴黎秘史》和《巴黎的重生》两本书,前者是讲巴黎从凯尔特时期到现代的发展,几乎各方面都有涉及,十分生动有趣。后者是讲述十九世纪巴黎如何从旧巴黎变成如今的新巴黎,包括政治皇室建筑等等,非常丰富,惋惜之余也有感叹。纪录片相关的话还有《巴黎的变迁之路》以及《巴黎的历史——以地铁之名》,以地铁之名那部在逼站上只有前一部分,后一部分也不知道去哪找……好想看厚……

真希望国内能早点出圣殿相关的正史!不想再看阴谋论了!

评论
热度 ( 47 )
  1. 青青藤☆伽大肋納 转载了此文字
    poor圣殿,在法兰西游荡的幽灵😢
  2. 軟隱棘杜父魚天国养老院 转载了此文字
  3. J_Tribble_Kirk伽大肋納 转载了此文字
  4. 天国养老院伽大肋納 转载了此文字

© 伽大肋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