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大肋納

网络杀🐴怨灵廷廷

想他了
翻回教堂们的图 现在看伦敦新圣殿有种新的理解
早前认为圣殿骑士团十二世纪八十年代建的新圣殿 建筑风格完全不像骑士团的作风 没有它的骄横跋扈 出乎意料得朴素高洁 倒是颇有教团初期的感觉 就觉得很矛盾了
1187哈丁会战 在这之前耶路撒冷内两大骑士团争权夺势的激烈程度已经快达到顶峰 教团的霸道是街知巷闻 照理它的教堂们应该是有挑衅威胁意味的 至少对圣约翰是如此 说新圣殿模仿圣墓大教堂 怎么也感觉有些形式主义 装给教皇看的虚伪
现在看回来却没有这种极端态度 反而是觉得它是纯洁至圣的了 结合着它在法国其它地区的教堂 大多数都是比较简朴的 也许是时代技术受限 但给我感觉是 它是当初欧洲最金贵的骑士团 却建造着这么平实无华的建筑 想着想着 约是它心中还保有一方净土的 过了这么多年它确实是变了很多 不像早年那样稳重谨慎 越来越骄横 但是在这之间它的初心就没变过 我记得莫莱当初领着骑士团回法国的时候 还一心念着总有一天要夺回耶路撒冷的 他相信教团有这个实力 可惜最后还是不行的
将近两百年间不停地建着小教堂 每一座都是普通的 但足以见其本心了

评论
热度 ( 46 )

© 伽大肋納 | Powered by LOFTER